香淃开奖现场直播结果果

谁知道有关UFO的资料或报道

时间:2019-10-06 01:3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陈未命名 助理 二级(111) 我的贡献 我的消息(0/0) 百度首页 退出 未经查明的空中飞行物。国际上通称 UFO , 俗称飞碟。20世纪以前较完整的目击报告有 300件以上。据目击者报告,不明飞行物外形多呈圆盘状(碟状)、球状和雪茄状。20世纪40年代末起,不明飞行...

  陈未命名 助理 二级(111) 我的贡献 我的消息(0/0) 百度首页 退出

  未经查明的空中飞行物。国际上通称 UFO , 俗称飞碟。20世纪以前较完整的目击报告有 300件以上。据目击者报告,不明飞行物外形多呈圆盘状(碟状)、球状和雪茄状。20世纪40年代末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急剧增多,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论。持否定态度的科学家认为很多目击报告不可信,不明飞行物并不存在,只不过是人们的幻觉或是目击者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曲解。肯定者认为不明飞行物是一种真实现象,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实。到80年代为止,全世界共有目击报告约10万件。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与目击报告可分为4类:白天目击事件;夜晚目击事件;雷达显像; 近距离接触和有关物证。部分目击事件还被拍成照片。人们对 UFO作出种种解释,其中有 : ①某种还未被充分认识的自然现象;②对已知物体或现象的误认;③心理现象及弄虚作假;④地外高度文明的产物。全世界许多国家开展对 UFO的研究。关于UFO的专著约350余种,各种期刊近百种 。世界各国有一批专家参加此项工作。中国也建立了以科技工作者为主的民间学术研究团体——中国UFO研究会。中国关于UFO的科普刊物《飞碟探索》于1981年创刊。¤

  2004年3月的一个下午,一次例行军事飞行任务,竟变成了一场疯狂搜索,寻找似乎正与飞机并列飞行的物体。不论雷达或肉眼,都看不到这个飞行物;只有红外线能够侦测出来。墨西哥军方公开了这次飞行过程中与不明物体相遇的红外记录,立即在媒体引起了轩然大波。

  墨西哥不明飞行物研究小组的亚历杭德罗·弗朗茨上尉,决定亲自调查此事。弗朗茨的态度是半信半疑。虽然他也认为,不明飞行物曾造访地球,但总觉得调查人员在排除一切可能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弗朗茨上尉本人就是飞行员,他要重走那架军用飞机的飞行路线,在飞行员遇到不明物体的地方,调转飞机正对物体出现的位置飞行。因为他认为,那个不明物体可能还在那里。

  飞机抵达了与不明飞行物接触的第一个地方。弗朗茨指示飞行员转向西北方向,也就是当时的红外摄像机所指的方向。他以前也在那个方向看到过亮光———这应该就是军方追踪的方向。

  亚历杭德罗·弗朗茨上尉说:“我曾经几百次驾驶飞机横越墨西哥湾。一年到头,几乎每个晚上,都能看到墨西哥湾的这些亮光。只要天气状况与能见度不错,任何飞行员都可以看到它们,从140、150英里以外就可以看到了。

  线英里、离上一个接触点近100英里的地方,看到了他要找的目标———巨大的海上钻油设施———坎塔雷尔。从1.5万英尺的高空俯瞰,整座建筑仍显得硕大无比。有的钻井平台有40层楼那么高,喷出的火焰可蹿上几百英尺的高度,这是燃烧多余的气体产生的,目的是减少油井内部的压力。

  弗朗茨肯定,这就是不明飞行物的来源。但这里的火焰,线英里以外、军用飞机上的红外监视系统吗?为什么它们看起来像是在飞行呢?

  这个问题请吉姆·泽弗林做出了解释。他的工作是培训红外设备技术人员,给他们颁发证书。他本人也用这项技术检查炼油厂和钻油平台。

  吉姆·泽弗林说:“首先,我们并不确定这些物体是会飞的。可能有人觉得这些物体正在移动,其实这是一种视错觉。是因为云层相对物体来说正在运动,由此造成了假象。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解释了。很有可能,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温度异常高的热源,在这个事件中,由于我们是在海上,所以有可能是热源在海面上的反射。它有可能是火焰和烟雾,也有可能只是火焰。我希望不明飞行物是存在的,但我在这里找不到任何证据。”

  对于不明飞行物和外星飞行员,现代人有的喜欢,有的憎恨;这种情况已延续了五十多年。也有人认为,外星人的历史比我们的长得多;它们还会偶尔出点力、把人类引向正确的发展方向。要不是这样,怎么会有埃及金字塔?还有从空中才能看到的秘鲁的那斯卡地画?铁器时代的欧洲人又怎么可能画出穿着太空服的人形生物?

  不明飞行物调查员贾米·莫桑说:“这些生物,它们有办法到地球来,说不定比我们还要聪明。”

  《怀疑论者》执行主编本·雷德福说:“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可能是外星人来到地球上、帮助古埃及人建造了金字塔。问题是:没有相关的证据。这种假设暗指人类没有能力完成这项工程,这是对人类的侮辱。”

  专门从事这类研究的人,称自己为不明飞行物学家;他们将人与天外来客的近距离接触分成了四类:

  第一类接触,是指近距离目击不明飞行物,但没有留下任何具体的物证。一天下午发生在墨西哥上空的一场惊人邂逅,就属于这一类。

  第二类接触,是除目击不明飞行物之外,还有外星人来访的具体有形痕迹。引发诸多争议的麦田怪圈可以被归为这类接触。前不久出现在墨西哥一片草地上的古怪圆形图案,就被认为与不明飞行物有关。

  当然,还有著名的第三类接触,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往往是通过心灵感应,与外星人交谈。

  我们先从最基本的问题说起:人类是什么时候迷上不明飞行物的?说来并不奇怪,现代人对不明飞行物的关注,是从冷战的头几年开始,逐渐升温的。那个时期的人习惯于抬头看看天空,防备着侦察机和飞来的导弹。真正在全球掀起一股热潮的事件,发生在1947年的6月。

  当时,肯尼思·阿诺德正驾着私人飞机,飞越华盛顿州的喀斯喀特山脉,忽然看见远处闪过蓝白色的亮光。他定睛细看,清楚地看到一些不明飞行物在群山间穿梭飞行,速度很快,非常灵活。

  阿诺德向当地报社讲述了这件事,由此掀起飞碟热潮。同一年,后来又发生了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其影响延续至今。相信的人满怀敬畏,怀疑的人不胜其烦。这就是罗斯韦尔事件。

  在新墨西哥州的罗斯韦尔郊外,一座美国陆军机场附近的农场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碎片。第二天,当地一家报纸便推出独家新闻,大胆宣称有一架外星来的飞船已被军方俘获。

  真相:军方连忙出来解释,说那些碎片其实是一个气象热气球的残骸。但这种解释不足以挽回局面;更何况,他们的确是想掩盖真相:所谓的气象气球,其实是正在接受秘密测试的间谍气球。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开端。

  继罗斯韦尔之后,出现了数千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阴谋论”更是被炒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是飞碟的照片和影像,多得数也数不清;有些并不是很有说服力,还有一些却很真实。

  在相关记载中,最突出的一件事发生在墨西哥城———那天中午,黑暗笼罩全城,不只一人,而是几十个人同时拍摄到了来自外太空的神秘物体。

  1991年7月11日,随着日全食的发生,墨西哥城渐渐陷入黑暗。上千人把摄像机镜头对准天空,拍摄这一奇观。不明飞行物研究员吉列尔莫·阿雷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吉列尔莫·阿雷金说:“我到屋顶上去拍摄日全食,却看见空中有一个亮点。于是,我把镜头对准了它。我意识到,我正在拍摄的是一个来回摆动着的不明飞行物,不是什么行星或恒星。”

  接下来的那几天里,各地都出现了不明飞行物目击报道,真是忙坏了媒体。全国闻名的调查记者贾米·莫桑,主持了一个长达10小时的节目,讨论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他请观众再回去看看当时用家用摄像机拍到的画面。

  贾米·莫桑说:“这段节目播出后,有很多人打电话来,说看到了。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发光物体像是金属的,底下还有黑色的阴影。这是一个银色的碟状物体。我们相信这不是恒星,也不是摄像机的失真问题。这段录像证明,飞碟确实存在。那一天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从那一刻开始,人们只想听我谈论更多有关不明飞行物的事。”

  也有人认为,这些证据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作家马里奥·门德斯·阿科斯塔曾与莫桑就1991年日食目击事件展开辩论。他认为,公众对不明飞行物的狂热,多半是由莫桑本人、而不是外星人到访引起的。

  真相:揭开墨西哥不明飞行物的真相,或许不必去其它星球寻找线索。瑞典天文学家、摄影师汤姆·卡伦认为,墨西哥城的不明飞行物目击者,的确看到了奇异的景象,而且是不属于地球的景象;但并不一定就是外星人制造的。在墨西哥城的录像中,天是暗的,因为发生了日食;可以看到天上飘着几块云,然后,镜头拉近,对准了这个物体。

  有一个市场有售的计算机软件,可以描绘出任何一天、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天空。有了它,汤姆可以重现墨西哥城上空发生的事情。计算机正在模拟月亮经过太阳前面的那一刻,天空变得漆黑,有几个天体变亮了。就在拍摄到不明飞行物的位置上,一个格外明亮的物体出现了。

  汤姆·卡伦说:“在这里,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金星,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就是人们在墨西哥城拍到的亮点。”

  由太阳向外、第二颗就是金星,在天空中的亮度仅次于日月。可是,为什么它看上去很像模糊的外星飞船呢?汤姆认为,这是摄像机自身的问题———镜头在聚焦远处的亮点时,造成了三维立体的效果。画面上的那条黑线、不是什么物体的底盘,而是摄像机造成的假象。这样一来,一个很普通的天体也变得有些神秘了。

  日常的天体运行,未必能解释墨西哥所有的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曾有人看到这个模样奇特的物体在波波卡特佩特活火山附近盘旋。这显然不是一颗行星或恒星,从移动方式看,也绝对不像是飞机。这是建筑师马里奥·拉米雷斯拍摄到的物体,他就住在这座火山的山脚下。和当地许多居民一样,他也相信火山活动会吸引不明飞行物造访墨西哥。他说,1988年,他曾看到一个编队的飞船飞进火山口。

  马里奥·拉米雷斯说:“我看到一艘非常大的飞船,直径大概有300米,上面有很多灯和窗口。它以中心为轴、不停地旋转,然后飞向火山。我曾看到,那些飞船大约30艘结成一群,以非常快的速度从火山口飞出来,然后飞向太空。它们就住在火山里面。”

  2000年,拉米雷斯正在研究火山附近的一组岩石,认为这有可能是某种古代天文符号。这时,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马里奥·拉米雷斯说:“我在岩石那里,观察波波卡特佩特火山。我架好了摄像机,就在这时,忽然看见了一道闪光。我很纳闷:山上为什么会出现闪光呢?”拉米雷斯后来发现,他拍摄到的,是一个在远处山上盘旋的物体。它在空中悬浮了近2分钟,然后消失在山峰后面。

  真相:让人扫兴的专家汤姆·卡伦对这个神秘物体有什么看法呢?汤姆·卡伦说:“关于火山的那段录像,我觉得很像是近距离特写镜头,不管是出于什么意图,这有可能只是一只大鸟。仔细看看,你会发现这个东西在扇动什么,像是身体的延伸部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外星人的飞船。”

  下面我们要看一些被怀疑为不明飞行物留下的痕迹,看看这究竟会是什么造成。2004年9月,在瓜达拉哈拉附近的一小块偏僻土地上,出现了一系列圆圈。土地的主人请建筑师兼不明飞行物研究员丹尼尔·多明格斯等人,前来调查此事。他们花了几个晚上进行实地调查,亲眼看到,球形亮光出现了。

  丹尼尔·多明格斯说:“它从我们头顶正上方经过,亮度越来越强,然后又渐渐转弱,继续沿着原来的路线前进。多明格斯说,亮光改变了草地,这不是人造物体所能办得到的。”

  一连四周,他们将圆圈绘制成图、监测其变化;同时,他们采集了土壤样本,检验辐射量。多明格斯认为,圆圈就是辐射造成的。

  丹尼尔·多明格斯说:“从我们掌握的证据判断,我倾向于认为,这些圆圈是某种光能的产物,而制造这种光能的,是来自外星球的物体。”

  但劳拉·古斯曼博士认为,答案也许就藏在土壤中。她是瓜达拉哈拉大学的真菌学家,可以说是墨西哥真菌研究领域的女性权威。不过,真菌和不明飞行物有什么关系呢?

  劳拉·古斯曼说:“这是一块非常大的菌丝体,通常生长在木头或植物根部周围。”

  菌丝体会从圆圈的中心点向外生长,因此常被称为“仙人圈”。有些真菌会使一整圈的草枯死,其它真菌则会使草长得更好,使圈内的草长得比周围的更加鲜绿繁茂———在吸取了腐烂的有机物,比如枯死的树根后,尤其如此。

  真相:劳拉·古斯曼说:“这些木头会刺激真菌的生长,所以,有时地上会长出很多个仙人圈,原因只是土壤底下埋有木头。以科学的观点判断,我认为是真菌造成了仙人圈,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土壤里有数以千计的线种会造成仙人圈。为了证实仙人圈是真菌造成的,古斯曼博士将采集到的样本带回实验室,把它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她必须找到证据———个别真菌细胞上的微小突起证实了她的猜测。

  那么,多明格斯为什么认为这些圆圈是由不明飞行物的辐射造成的呢?古斯曼博士化验了样本,找不到任何明显的辐射迹象。所以,第二类亲密接触,原来是与真菌的接触。

  UFO 除了表示飞碟外,在计算机图形图像中,Ulead 公司的图像处理软件 PhotoImpact 默认使用的图像格式也是UFO ,该格式图像文件与 Adobe 公司的 PSD 格式很类似,能够完整记录所有经过 PhotoImpact 处理过的属性。

  6月24日、26日两天,乌市、奎屯、乌苏、塔城、呼图壁5个县市纷纷出现不明飞行物(UFO)。

  最先发现不明飞行物的是奎屯市市民徐胜。6月24日23时16分,徐胜在路边聊天时,突然发现西面天空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发光物体,该物体以很快的速度由东向西划过,非常亮,七八秒钟后发光物体消失。徐胜立即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情景。

  几乎同时,23时16分40秒,乌苏市车排子镇以西1公里西北方向的天空,也出现了不明飞行物。目击者称此不明飞行物4角有4个亮点在旋转,距地面高度约3000米至5000米,约一分钟后消失。

  1分钟后,距奎屯市上百公里的呼图壁县也发现了不明飞行物。23时18分,出租车司机张国印发现北面天空有一个脸盆大的亮光在运动。起初他以为是月亮,但随即被否定。张国印说,亮光中间最亮,呈白色有碗口大小,四周稍暗,亮光的运动速度很快,十几秒后消失。

  紧接着,塔城市阿西尔乡至农九师165团莫湖麓,沿边境线的塔尔巴哈台山脉顶上,也出现一个飞行速度极快的发光物体。目击者称,23时21分32秒发现了该物体,其呈放射性三角形,自西向东平行掠过。

  估计该发光飞行体飞过地面的距离达到90多公里。40秒后,该发光飞行体消失。

  26日上午11时,乌市市民苏先生乘坐公交车至地质中学时,突然发现天空中有一篮球大小的发光物体由北向南飞行,速度非常快。

  两天时间里,新疆四个县市出现了不明飞行物,对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乌鲁木齐天文站党办主任薛济安说,对于不明飞行物的表述,只是听目击者诉说,而且由于身处不同位置的目击者存在方向感不准确的问题,他们所描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基于这些原因,他不能判定出不明飞行物到底是何物。

  “空中怪车”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外星造物,有人认为是自然天象,由其引发的诸多猜测和调查在这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过。而最近,我国权威科学家欧阳自远确定地向媒体宣布,“空中怪车”并非外星人所为。排除否定答案,肯定的说法究竟又是什么呢?记者近日采访了参与调查的几位专家。

  近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向媒体表示,发生在1994年贵阳都溪林场的“空中怪车”事件,其实是一个正常的普通气象灾害,并非外星人所为,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外星人存在和外星人造访过地球。

  这起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尤为引人关注,是由于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原因始终争论不休,而各方专家的说法又没能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来解释,于是出现了“空中怪车”事件是由UFO造成的,外星人曾经造访都溪林场的说法。此次事件也成为了中国神秘“UFO事件”之一。本报曾在2004年9月刊登的《惊世“空中怪车”突袭贵阳北郊》一文中,还原了事件的现场景象。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各地的专家学者纷纷来都溪林场考察研究,并利用了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如卫星定位仪测定了被毁的具体位置及面积。对于贵州车辆厂被破坏的重点地方及物件进行了时频、弱刺及γ射线的测试,对都溪林场实地进行监测分析。

  欧阳自远向记者表示,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无非是“下击暴流”或“陆龙卷”等自然现象。

  欧阳自远关于“下击暴流”的看法与当时贵州省气象学会的调查结果相吻合。“下击暴流”现象是由雷暴引起的一种强烈的下沉运动。这种下沉运动可以在近地面附近形成一个非常大的向外扩散的水平风。雷雨、冰雹是诱发“下击暴流”现象的原因,这是经过当时气象学专家的实地考察得出的结论,也与当时贵州的气象条件相符。

  但是,据现场一位勘察者描述,现场的落叶层没有被吹动的迹象。而“下击暴流”产生的辐射风吹到地面,树木倒地的形状应该是向四周辐射倒地的,这与现场情况有所出入。

  对于常理与现场情况有所出入的原因,欧阳自远认为,当时的迹象也与陆龙卷极其相似。根据现场察看,树木和车辆厂区顶棚,甚至火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和位移。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教授同样认为,“空中怪车”事件是陆龙卷造成的。

  陆龙卷是龙卷风的一种,龙卷风是风力极强而作用范围不大的旋风,气象学上一般根据龙卷风形成的环境,将之分为陆龙卷和水龙卷。高教授说:“但不管是哪种龙卷风,它都呈漏斗状,上大下小,吸引力特别强。当陆龙卷转动来临的时候,把大树吸断,把屋顶掀飞,甚至把人吸离地面都是可能的,它巨大的旋转力量也可能推动火车。从林场树木的断口来看,现场的确有一些树是被一种旋转力就像拧麻花那样给拧断的,这也符合龙卷风的特征。”

  对于此观点,UFO研究协会现任理事王焕良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依据当时现场状况,不太可能是龙卷风造成的,更不能用陆龙卷的现象来解释。王焕良说:“龙卷风所造成的破坏轨迹应该呈旋转带状,而依据我们现场看到的地面上留下的破坏痕迹,很多是跳跃状的。”

  根据当时贵州气象局的资料显示,当时都溪林场并没有观测到龙卷风的记录,在贵州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陆龙卷现象,因为贵州地处高原地带,一般的陆龙卷不会出现在这个地区,通常应该出现在比较低的、临海的地方或者是陆地上。

  对于王焕良提出的质疑,高登义解释:“龙卷风的移动方向是变化的,贵州山区地形起伏,因此龙卷风也会忽高忽低,在地面上留下深浅不一、方向不定的痕迹。目前对龙卷风的研究在我国还几乎是一个空白,山区发生的陆龙卷现象更是很少被观测到。这样的事情在美国等发达国家较多,由于我们了解得很少,因此会对这样的现象比较新奇。”

  虽然最终还有很多难以解释的疑点,但是学术界均表示,此次事件并非外星人所为。王焕良说:“我们UFO研究会的多数专家把这个事件看成是目前科学还不能解释的谜,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研究,但不能用UFO和外星人来简单的解释。”专家称,从现场观测和现场仪器检测的情况来看,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都与气流有关。因为当时树木折断,甚至火车位移都很明显地表现出气流造成的特点。附近的人们曾经听见很大的响声,也是气流流经建筑物时,因流动速度过快而产生的巨响。“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说法也不能完全解释这一事件,例如我们在厂区的水泥地上看到了很多类似于‘龙抓’的痕迹。”王焕良说。

  高登义说:“龙卷风里面会携带雷电,而雷电诱发球状闪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个雷电如果打到地面上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滚地雷’,雷电造成地面被烧灼,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痕迹。至于痕迹像‘龙爪’的说法,只是我们的主观想象而已。这种雷电在山丘地区,尤其是比较潮湿的环境是很常见的。‘空中怪车’事件虽然还有很多值得研究和争论的焦点,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

  昨天凌晨6点45分左右,昆明上空突然出现了“不明发光体”。多位目击者称,该“不明发光体”发出蓝黄色相混合的耀眼光芒,光芒逐渐扩散,直至天亮才消失,持续时间约20分钟。

  据住在昆明西郊农院村的目击者陈先生描述,昨天凌晨6点45分,他发现月亮被一个碗口大小的发光体遮住,“光芒是蓝黄相混合的颜色,像礼花一样耀眼漂亮”。

  发光体逐渐扩散成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大小,其中心位置出现了一块深色不规则形状,此时发光体开始收缩直至消失,整个过程约3分钟。

  民航昆明空中交通管理中心查看雷达回放记录后发现,正常运行的两套雷达系统中有一套监测到,昨天凌晨6点39分48秒,一个异常的雷达目标出现在离昆明机场8公里处,该目标由西北向东北方向呈跳跃式高速运动,17秒后消失,消失时距离昆明机场75公里。

  让工作人员奇怪的是,通常情况下,两套雷达系统的记录应该是一样的,而当时执勤的空中管制员和正在空中飞行的飞行员均未观测到这个异常的雷达目标。不过雷达监测结果无法确定该目标的具体形状与大小,也无法确定其到底是何物。

  云南天文台一位工作人员说,昨天向天文台反映或咨询昆明上空“不明发光体”的电话过百起,但由于身处不同位置的目击者存在方向感不准确的问题,他们所描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他表示,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专家亲眼看到,目前也没有任何图片资料,所以不能妄下结论。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国际UFO研究专家王思潮向记者通报,近日,他观看了今年9月8日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的录像,根据对录像进行分析研究,他认为,不排除该UFO是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的飞行器的可能性。

  11月上旬,经过一番周折,王思潮看到了由某电视台录制的该飞行物的实况录像。

  据王思潮描述,9月8日晚9时18分,在新疆喀纳斯地区距地面约200千米高度的上空,该飞行物边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边向5个不同方向喷射物质,喷射物的角度呈80度。一会,该飞行物又停止了喷射,呈现为螺旋状的发光物向正北方向飞行,直至消失夜空。整个过程持续了3分多钟。

  “向不同方向喷射物质,之后又呈现为螺旋状发光物,这两个特征同时出现在同一飞行物上,这在以前还是没有过的。”王思潮说。据他介绍,起先,有人以为该飞行物是彗星,但他经过认真观察比较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原因有三:首先,若是有如此亮的彗星接近地球,天文学者应该很早就会发现;其次,尽管彗星的尾巴很长,但彗星移动的轨迹相对来说要缓慢得多;第三,两者的尾巴形状也有差异,彗星喷射出的每一条尘埃尾巴要更宽一些,且带点弯曲。

  王思潮同时否认了该飞行物由人工驾驶的可能。飞机喷射的烟雾通常只有一条,烟雾即使有分叉,角度也很小,因为这样有助于节省燃料,但该飞行物喷射物的张角却有80度,而且是朝着五个不同方向。此外,飞机的飞行高度通常在1万米左右,且喷射出来的烟雾通常要在大气层中停留较长时间。而该飞行物的高度为200千米,喷射物也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展开全部“难道是真的UFO(飞碟)?”面对手机中拍摄的录像,门卫帅明星也疑惑起来。昨日凌晨2点过,在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某小区值夜班的帅明星与两位同事看到,西北方向的天空中猛然出现三个银白色的圆形飞行物。飞行物周围有淡淡的光晕,快速地在天空中来回穿梭,一刻钟后诡异消失在出现的方向。

  昨日晚上7点,记者见到了帅明星的手机拍摄录像(上图)。漆黑的夜色中,一两盏晕黄色的路灯随着镜头移动不时出现在画面里;路灯上方,仔细注视发现有一个微小的黄色亮点飞行,速度极快且没有固定路线。随着录像的推进,小黄点不时变为两个或三个,同样忽明忽暗地在天空上方或直线或曲线地来回穿梭。在帅明星拍摄的4张照片中,一张相对比较清晰的画面凝固了“飞行物”的“尊荣”———像一颗椭圆形的杏仁,中部是一极明亮极微

  难道是传说中的UFO?昨日,当帅明星等将拍下来的画面给他人看时,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由于目前仍无法判断出天空中究竟为何物,他们打算将影像保留请专家鉴别,最终来解答他们心中的猜想。记者郑许巧摄影刘陈平

  未经查明的空中飞行物。国际上通称 UFO , 俗称飞碟。20世纪以前较完整的目击报告有 300件以上。据目击者报告,不明飞行物外形多呈圆盘状(碟状)、球状和雪茄状。20世纪40年代末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急剧增多,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论。持否定态度的科学家认为很多目击报告不可信,不明飞行物并不存在,只不过是人们的幻觉或是目击者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曲解。肯定者认为不明飞行物是一种真实现象,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实。到80年代为止,全世界共有目击报告约10万件。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与目击报告可分为4类:白天目击事件;夜晚目击事件;雷达显像; 近距离接触和有关物证。部分目击事件还被拍成照片。人们对 UFO作出种种解释,其中有 : ①某种还未被充分认识的自然现象;②对已知物体或现象的误认;③心理现象及弄虚作假;④地外高度文明的产物。全世界许多国家开展对 UFO的研究。关于UFO的专著约350余种,各种期刊近百种 。世界各国有一批专家参加此项工作。中国也建立了以科技工作者为主的民间学术研究团体——中国UFO研究会。中国关于UFO的科普刊物《飞碟探索》于1981年创刊。¤

  2004年3月的一个下午,一次例行军事飞行任务,竟变成了一场疯狂搜索,寻找似乎正与飞机并列飞行的物体。不论雷达或肉眼,都看不到这个飞行物;只有红外线能够侦测出来。墨西哥军方公开了这次飞行过程中与不明物体相遇的红外记录,立即在媒体引起了轩然大波。

  墨西哥不明飞行物研究小组的亚历杭德罗·弗朗茨上尉,决定亲自调查此事。弗朗茨的态度是半信半疑。虽然他也认为,不明飞行物曾造访地球,但总觉得调查人员在排除一切可能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弗朗茨上尉本人就是飞行员,他要重走那架军用飞机的飞行路线,在飞行员遇到不明物体的地方,调转飞机正对物体出现的位置飞行。因为他认为,那个不明物体可能还在那里。

  飞机抵达了与不明飞行物接触的第一个地方。弗朗茨指示飞行员转向西北方向,也就是当时的红外摄像机所指的方向。他以前也在那个方向看到过亮光———这应该就是军方追踪的方向。

  亚历杭德罗·弗朗茨上尉说:“我曾经几百次驾驶飞机横越墨西哥湾。一年到头,几乎每个晚上,都能看到墨西哥湾的这些亮光。只要天气状况与能见度不错,任何飞行员都可以看到它们,从140、150英里以外就可以看到了。

  线英里、离上一个接触点近100英里的地方,看到了他要找的目标———巨大的海上钻油设施———坎塔雷尔。从1.5万英尺的高空俯瞰,整座建筑仍显得硕大无比。有的钻井平台有40层楼那么高,喷出的火焰可蹿上几百英尺的高度,这是燃烧多余的气体产生的,目的是减少油井内部的压力。

  弗朗茨肯定,这就是不明飞行物的来源。但这里的火焰,线英里以外、军用飞机上的红外监视系统吗?为什么它们看起来像是在飞行呢?

  这个问题请吉姆·泽弗林做出了解释。他的工作是培训红外设备技术人员,给他们颁发证书。他本人也用这项技术检查炼油厂和钻油平台。

  吉姆·泽弗林说:“首先,我们并不确定这些物体是会飞的。可能有人觉得这些物体正在移动,其实这是一种视错觉。是因为云层相对物体来说正在运动,由此造成了假象。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解释了。很有可能,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温度异常高的热源,在这个事件中,由于我们是在海上,所以有可能是热源在海面上的反射。它有可能是火焰和烟雾,也有可能只是火焰。我希望不明飞行物是存在的,但我在这里找不到任何证据。”

  对于不明飞行物和外星飞行员,现代人有的喜欢,有的憎恨;这种情况已延续了五十多年。也有人认为,外星人的历史比我们的长得多;它们还会偶尔出点力、把人类引向正确的发展方向。要不是这样,怎么会有埃及金字塔?还有从空中才能看到的秘鲁的那斯卡地画?铁器时代的欧洲人又怎么可能画出穿着太空服的人形生物?

  不明飞行物调查员贾米·莫桑说:“这些生物,它们有办法到地球来,说不定比我们还要聪明。”

  《怀疑论者》执行主编本·雷德福说:“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可能是外星人来到地球上、帮助古埃及人建造了金字塔。问题是:没有相关的证据。这种假设暗指人类没有能力完成这项工程,这是对人类的侮辱。”

  专门从事这类研究的人,称自己为不明飞行物学家;他们将人与天外来客的近距离接触分成了四类:

  第一类接触,是指近距离目击不明飞行物,但没有留下任何具体的物证。一天下午发生在墨西哥上空的一场惊人邂逅,就属于这一类。

  第二类接触,是除目击不明飞行物之外,还有外星人来访的具体有形痕迹。引发诸多争议的麦田怪圈可以被归为这类接触。前不久出现在墨西哥一片草地上的古怪圆形图案,就被认为与不明飞行物有关。

  当然,还有著名的第三类接触,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往往是通过心灵感应,与外星人交谈。

  我们先从最基本的问题说起:人类是什么时候迷上不明飞行物的?说来并不奇怪,现代人对不明飞行物的关注,是从冷战的头几年开始,逐渐升温的。那个时期的人习惯于抬头看看天空,防备着侦察机和飞来的导弹。真正在全球掀起一股热潮的事件,发生在1947年的6月。

  当时,肯尼思·阿诺德正驾着私人飞机,飞越华盛顿州的喀斯喀特山脉,忽然看见远处闪过蓝白色的亮光。他定睛细看,清楚地看到一些不明飞行物在群山间穿梭飞行,速度很快,非常灵活。

  阿诺德向当地报社讲述了这件事,由此掀起飞碟热潮。同一年,后来又发生了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其影响延续至今。相信的人满怀敬畏,怀疑的人不胜其烦。这就是罗斯韦尔事件。

  在新墨西哥州的罗斯韦尔郊外,一座美国陆军机场附近的农场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碎片。第二天,当地一家报纸便推出独家新闻,大胆宣称有一架外星来的飞船已被军方俘获。

  真相:军方连忙出来解释,说那些碎片其实是一个气象热气球的残骸。但这种解释不足以挽回局面;更何况,他们的确是想掩盖真相:所谓的气象气球,其实是正在接受秘密测试的间谍气球。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开端。

  继罗斯韦尔之后,出现了数千起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阴谋论”更是被炒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是飞碟的照片和影像,多得数也数不清;有些并不是很有说服力,还有一些却很真实。

  在相关记载中,最突出的一件事发生在墨西哥城———那天中午,黑暗笼罩全城,不只一人,而是几十个人同时拍摄到了来自外太空的神秘物体。

  1991年7月11日,随着日全食的发生,墨西哥城渐渐陷入黑暗。上千人把摄像机镜头对准天空,拍摄这一奇观。不明飞行物研究员吉列尔莫·阿雷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吉列尔莫·阿雷金说:“我到屋顶上去拍摄日全食,却看见空中有一个亮点。于是,我把镜头对准了它。我意识到,我正在拍摄的是一个来回摆动着的不明飞行物,不是什么行星或恒星。”

  接下来的那几天里,各地都出现了不明飞行物目击报道,真是忙坏了媒体。全国闻名的调查记者贾米·莫桑,主持了一个长达10小时的节目,讨论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他请观众再回去看看当时用家用摄像机拍到的画面。

  贾米·莫桑说:“这段节目播出后,有很多人打电话来,说看到了。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发光物体像是金属的,底下还有黑色的阴影。这是一个银色的碟状物体。我们相信这不是恒星,也不是摄像机的失真问题。这段录像证明,飞碟确实存在。那一天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从那一刻开始,人们只想听我谈论更多有关不明飞行物的事。”

  也有人认为,这些证据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作家马里奥·门德斯·阿科斯塔曾与莫桑就1991年日食目击事件展开辩论。他认为,公众对不明飞行物的狂热,多半是由莫桑本人、而不是外星人到访引起的。

  真相:揭开墨西哥不明飞行物的真相,或许不必去其它星球寻找线索。瑞典天文学家、摄影师汤姆·卡伦认为,墨西哥城的不明飞行物目击者,的确看到了奇异的景象,而且是不属于地球的景象;但并不一定就是外星人制造的。在墨西哥城的录像中,天是暗的,因为发生了日食;可以看到天上飘着几块云,然后,镜头拉近,对准了这个物体。

  有一个市场有售的计算机软件,可以描绘出任何一天、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天空。有了它,汤姆可以重现墨西哥城上空发生的事情。计算机正在模拟月亮经过太阳前面的那一刻,天空变得漆黑,有几个天体变亮了。就在拍摄到不明飞行物的位置上,一个格外明亮的物体出现了。

  汤姆·卡伦说:“在这里,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金星,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就是人们在墨西哥城拍到的亮点。”

  由太阳向外、第二颗就是金星,在天空中的亮度仅次于日月。可是,为什么它看上去很像模糊的外星飞船呢?汤姆认为,这是摄像机自身的问题———镜头在聚焦远处的亮点时,造成了三维立体的效果。画面上的那条黑线、不是什么物体的底盘,而是摄像机造成的假象。这样一来,一个很普通的天体也变得有些神秘了。

  日常的天体运行,未必能解释墨西哥所有的不明飞行物目击事件。曾有人看到这个模样奇特的物体在波波卡特佩特活火山附近盘旋。这显然不是一颗行星或恒星,从移动方式看,也绝对不像是飞机。这是建筑师马里奥·拉米雷斯拍摄到的物体,他就住在这座火山的山脚下。和当地许多居民一样,他也相信火山活动会吸引不明飞行物造访墨西哥。他说,1988年,他曾看到一个编队的飞船飞进火山口。

  马里奥·拉米雷斯说:“我看到一艘非常大的飞船,直径大概有300米,上面有很多灯和窗口。它以中心为轴、不停地旋转,然后飞向火山。我曾看到,那些飞船大约30艘结成一群,以非常快的速度从火山口飞出来,然后飞向太空。它们就住在火山里面。”

  2000年,拉米雷斯正在研究火山附近的一组岩石,认为这有可能是某种古代天文符号。这时,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马里奥·拉米雷斯说:“我在岩石那里,观察波波卡特佩特火山。我架好了摄像机,就在这时,忽然看见了一道闪光。我很纳闷:山上为什么会出现闪光呢?”拉米雷斯后来发现,他拍摄到的,是一个在远处山上盘旋的物体。它在空中悬浮了近2分钟,然后消失在山峰后面。

  真相:让人扫兴的专家汤姆·卡伦对这个神秘物体有什么看法呢?汤姆·卡伦说:“关于火山的那段录像,我觉得很像是近距离特写镜头,不管是出于什么意图,这有可能只是一只大鸟。仔细看看,你会发现这个东西在扇动什么,像是身体的延伸部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外星人的飞船。”

  下面我们要看一些被怀疑为不明飞行物留下的痕迹,看看这究竟会是什么造成。2004年9月,在瓜达拉哈拉附近的一小块偏僻土地上,出现了一系列圆圈。土地的主人请建筑师兼不明飞行物研究员丹尼尔·多明格斯等人,前来调查此事。他们花了几个晚上进行实地调查,亲眼看到,球形亮光出现了。

  丹尼尔·多明格斯说:“它从我们头顶正上方经过,亮度越来越强,然后又渐渐转弱,继续沿着原来的路线前进。多明格斯说,亮光改变了草地,这不是人造物体所能办得到的。”

  一连四周,他们将圆圈绘制成图、监测其变化;同时,他们采集了土壤样本,检验辐射量。多明格斯认为,圆圈就是辐射造成的。

  丹尼尔·多明格斯说:“从我们掌握的证据判断,我倾向于认为,这些圆圈是某种光能的产物,而制造这种光能的,是来自外星球的物体。”

  但劳拉·古斯曼博士认为,答案也许就藏在土壤中。她是瓜达拉哈拉大学的真菌学家,可以说是墨西哥真菌研究领域的女性权威。不过,真菌和不明飞行物有什么关系呢?

  劳拉·古斯曼说:“这是一块非常大的菌丝体,通常生长在木头或植物根部周围。”

  菌丝体会从圆圈的中心点向外生长,因此常被称为“仙人圈”。有些真菌会使一整圈的草枯死,其它真菌则会使草长得更好,使圈内的草长得比周围的更加鲜绿繁茂———在吸取了腐烂的有机物,比如枯死的树根后,尤其如此。

  真相:劳拉·古斯曼说:“这些木头会刺激真菌的生长,所以,有时地上会长出很多个仙人圈,原因只是土壤底下埋有木头。以科学的观点判断,我认为是真菌造成了仙人圈,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土壤里有数以千计的线种会造成仙人圈。为了证实仙人圈是真菌造成的,古斯曼博士将采集到的样本带回实验室,把它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她必须找到证据———个别真菌细胞上的微小突起证实了她的猜测。

  那么,多明格斯为什么认为这些圆圈是由不明飞行物的辐射造成的呢?古斯曼博士化验了样本,找不到任何明显的辐射迹象。所以,第二类亲密接触,原来是与真菌的接触。

  UFO 除了表示飞碟外,在计算机图形图像中,Ulead 公司的图像处理软件 PhotoImpact 默认使用的图像格式也是UFO ,该格式图像文件与 Adobe 公司的 PSD 格式很类似,能够完整记录所有经过 PhotoImpact 处理过的属性。

  6月24日、26日两天,乌市、奎屯、乌苏、塔城、呼图壁5个县市纷纷出现不明飞行物(UFO)。

  最先发现不明飞行物的是奎屯市市民徐胜。6月24日23时16分,徐胜在路边聊天时,突然发现西面天空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发光物体,该物体以很快的速度由东向西划过,非常亮,七八秒钟后发光物体消失。徐胜立即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情景。

  几乎同时,23时16分40秒,乌苏市车排子镇以西1公里西北方向的天空,也出现了不明飞行物。目击者称此不明飞行物4角有4个亮点在旋转,距地面高度约3000米至5000米,约一分钟后消失。

  1分钟后,距奎屯市上百公里的呼图壁县也发现了不明飞行物。23时18分,出租车司机张国印发现北面天空有一个脸盆大的亮光在运动。起初他以为是月亮,但随即被否定。张国印说,亮光中间最亮,呈白色有碗口大小,四周稍暗,亮光的运动速度很快,十几秒后消失。

  紧接着,塔城市阿西尔乡至农九师165团莫湖麓,沿边境线的塔尔巴哈台山脉顶上,也出现一个飞行速度极快的发光物体。目击者称,23时21分32秒发现了该物体,其呈放射性三角形,自西向东平行掠过。

  估计该发光飞行体飞过地面的距离达到90多公里。40秒后,该发光飞行体消失。

  26日上午11时,乌市市民苏先生乘坐公交车至地质中学时,突然发现天空中有一篮球大小的发光物体由北向南飞行,速度非常快。

  两天时间里,新疆四个县市出现了不明飞行物,对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乌鲁木齐天文站党办主任薛济安说,对于不明飞行物的表述,只是听目击者诉说,而且由于身处不同位置的目击者存在方向感不准确的问题,他们所描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基于这些原因,他不能判定出不明飞行物到底是何物。

  “空中怪车”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外星造物,有人认为是自然天象,由其引发的诸多猜测和调查在这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过。而最近,我国权威科学家欧阳自远确定地向媒体宣布,“空中怪车”并非外星人所为。排除否定答案,肯定的说法究竟又是什么呢?记者近日采访了参与调查的几位专家。

  近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向媒体表示,发生在1994年贵阳都溪林场的“空中怪车”事件,其实是一个正常的普通气象灾害,并非外星人所为,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外星人存在和外星人造访过地球。

  这起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尤为引人关注,是由于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原因始终争论不休,而各方专家的说法又没能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来解释,于是出现了“空中怪车”事件是由UFO造成的,外星人曾经造访都溪林场的说法。此次事件也成为了中国神秘“UFO事件”之一。本报曾在2004年9月刊登的《惊世“空中怪车”突袭贵阳北郊》一文中,还原了事件的现场景象。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各地的专家学者纷纷来都溪林场考察研究,并利用了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如卫星定位仪测定了被毁的具体位置及面积。对于贵州车辆厂被破坏的重点地方及物件进行了时频、弱刺及γ射线的测试,对都溪林场实地进行监测分析。

  欧阳自远向记者表示,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无非是“下击暴流”或“陆龙卷”等自然现象。

  欧阳自远关于“下击暴流”的看法与当时贵州省气象学会的调查结果相吻合。“下击暴流”现象是由雷暴引起的一种强烈的下沉运动。这种下沉运动可以在近地面附近形成一个非常大的向外扩散的水平风。雷雨、冰雹是诱发“下击暴流”现象的原因,这是经过当时气象学专家的实地考察得出的结论,也与当时贵州的气象条件相符。

  但是,据现场一位勘察者描述,现场的落叶层没有被吹动的迹象。而“下击暴流”产生的辐射风吹到地面,树木倒地的形状应该是向四周辐射倒地的,这与现场情况有所出入。

  对于常理与现场情况有所出入的原因,欧阳自远认为,当时的迹象也与陆龙卷极其相似。根据现场察看,树木和车辆厂区顶棚,甚至火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和位移。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教授同样认为,“空中怪车”事件是陆龙卷造成的。

  陆龙卷是龙卷风的一种,龙卷风是风力极强而作用范围不大的旋风,气象学上一般根据龙卷风形成的环境,将之分为陆龙卷和水龙卷。高教授说:“但不管是哪种龙卷风,它都呈漏斗状,上大下小,吸引力特别强。当陆龙卷转动来临的时候,把大树吸断,把屋顶掀飞,甚至把人吸离地面都是可能的,它巨大的旋转力量也可能推动火车。从林场树木的断口来看,现场的确有一些树是被一种旋转力就像拧麻花那样给拧断的,这也符合龙卷风的特征。”

  对于此观点,UFO研究协会现任理事王焕良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依据当时现场状况,不太可能是龙卷风造成的,更不能用陆龙卷的现象来解释。王焕良说:“龙卷风所造成的破坏轨迹应该呈旋转带状,而依据我们现场看到的地面上留下的破坏痕迹,很多是跳跃状的。”

  根据当时贵州气象局的资料显示,当时都溪林场并没有观测到龙卷风的记录,在贵州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陆龙卷现象,因为贵州地处高原地带,一般的陆龙卷不会出现在这个地区,通常应该出现在比较低的、临海的地方或者是陆地上。

  对于王焕良提出的质疑,高登义解释:“龙卷风的移动方向是变化的,贵州山区地形起伏,因此龙卷风也会忽高忽低,在地面上留下深浅不一、方向不定的痕迹。目前对龙卷风的研究在我国还几乎是一个空白,山区发生的陆龙卷现象更是很少被观测到。这样的事情在美国等发达国家较多,由于我们了解得很少,因此会对这样的现象比较新奇。”

  虽然最终还有很多难以解释的疑点,但是学术界均表示,此次事件并非外星人所为。王焕良说:“我们UFO研究会的多数专家把这个事件看成是目前科学还不能解释的谜,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研究,但不能用UFO和外星人来简单的解释。”专家称,从现场观测和现场仪器检测的情况来看,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都与气流有关。因为当时树木折断,甚至火车位移都很明显地表现出气流造成的特点。附近的人们曾经听见很大的响声,也是气流流经建筑物时,因流动速度过快而产生的巨响。“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说法也不能完全解释这一事件,例如我们在厂区的水泥地上看到了很多类似于‘龙抓’的痕迹。”王焕良说。

  高登义说:“龙卷风里面会携带雷电,而雷电诱发球状闪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个雷电如果打到地面上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滚地雷’,雷电造成地面被烧灼,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痕迹。至于痕迹像‘龙爪’的说法,只是我们的主观想象而已。这种雷电在山丘地区,尤其是比较潮湿的环境是很常见的。‘空中怪车’事件虽然还有很多值得研究和争论的焦点,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

  昨天凌晨6点45分左右,昆明上空突然出现了“不明发光体”。多位目击者称,该“不明发光体”发出蓝黄色相混合的耀眼光芒,光芒逐渐扩散,直至天亮才消失,持续时间约20分钟。

  据住在昆明西郊农院村的目击者陈先生描述,昨天凌晨6点45分,他发现月亮被一个碗口大小的发光体遮住,“光芒是蓝黄相混合的颜色,像礼花一样耀眼漂亮”。

  发光体逐渐扩散成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大小,其中心位置出现了一块深色不规则形状,此时发光体开始收缩直至消失,整个过程约3分钟。

  民航昆明空中交通管理中心查看雷达回放记录后发现,正常运行的两套雷达系统中有一套监测到,昨天凌晨6点39分48秒,一个异常的雷达目标出现在离昆明机场8公里处,该目标由西北向东北方向呈跳跃式高速运动,17秒后消失,消失时距离昆明机场75公里。

  让工作人员奇怪的是,通常情况下,两套雷达系统的记录应该是一样的,而当时执勤的空中管制员和正在空中飞行的飞行员均未观测到这个异常的雷达目标。不过雷达监测结果无法确定该目标的具体形状与大小,也无法确定其到底是何物。

  云南天文台一位工作人员说,昨天向天文台反映或咨询昆明上空“不明发光体”的电话过百起,但由于身处不同位置的目击者存在方向感不准确的问题,他们所描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他表示,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专家亲眼看到,目前也没有任何图片资料,所以不能妄下结论。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国际UFO研究专家王思潮向记者通报,近日,他观看了今年9月8日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的录像,根据对录像进行分析研究,他认为,不排除该UFO是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的飞行器的可能性。

  11月上旬,经过一番周折,王思潮看到了由某电视台录制的该飞行物的实况录像。

  据王思潮描述,9月8日晚9时18分,在新疆喀纳斯地区距地面约200千米高度的上空,该飞行物边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边向5个不同方向喷射物质,喷射物的角度呈80度。一会,该飞行物又停止了喷射,呈现为螺旋状的发光物向正北方向飞行,直至消失夜空。整个过程持续了3分多钟。

  “向不同方向喷射物质,之后又呈现为螺旋状发光物,这两个特征同时出现在同一飞行物上,这在以前还是没有过的。”王思潮说。据他介绍,起先,有人以为该飞行物是彗星,但他经过认真观察比较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原因有三:首先,若是有如此亮的彗星接近地球,天文学者应该很早就会发现;其次,尽管彗星的尾巴很长,但彗星移动的轨迹相对来说要缓慢得多;第三,两者的尾巴形状也有差异,彗星喷射出的每一条尘埃尾巴要更宽一些,且带点弯曲。

  王思潮同时否认了该飞行物由人工驾驶的可能。飞机喷射的烟雾通常只有一条,烟雾即使有分叉,角度也很小,因为这样有助于节省燃料,但该飞行物喷射物的张角却有80度,而且是朝着五个不同方向。此外,飞机的飞行高度通常在1万米左右,且喷射出来的烟雾通常要在大气层中停留较长时间。而该飞行物的高度为200千米,喷射物也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根据当时出现的参照物和飞行物表现出来的特点,王思潮认为,基本上可以确定该飞行物不是人类的杰作,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

  昨日,家住昆明滇池路的周纪鸿和刘明仪夫妇拿着一盘光碟来到本报,称他们今年9月去新疆旅游时,无意中用DV

  世界上第一个亲自研究UFO的科学家是海尔曼·奥伯特博士,他被誉为“宇宙航行法之父”,是建立现代火箭理论基础的伟大科学家。他受德国政府之托,从1953年起的3年内,在约7万件目击报告中选出最可信赖的800件,从中推算UFO的航空工程性能,并得出这样的结论:“科学可以把不可能和不能证实的问题看作可能,为了说明观察事实,必须有效地考虑作业假说。在已有作业假说中,UFO是地外智慧生命操纵的飞行物,最适合观察事实。”

  法国天文学家、计算机学家贾克·瓦莱博士(现为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1954年对从西欧到中东集中发生的200件以上的着陆搭乘目击事件进行统计分析(他是第一个用统计学手法研究UFO的科学家),结果发现很多推翻否定论“法则性”根据的东西。

  如目击事件与人口密度成反比,这和人口越多越易产生集团幻觉说相反;目击事件发生在日常生活中,且目击者无性别、年龄、职业和学历方面的偏颇,这和幻觉和病态妄想说相矛盾;从着陆痕迹测定或从状况推测的UFO的直径,都为5米左右,这暗含UFO现象与其说是心理的,不如说是物理的;目击的时刻分布和着陆地点分布的状况显示着存在智慧控制。

  1966年,市场经济类有关论文范例与关注经济下行风险相关管理专,瓦莱博士在公布他的研究成果时说:“只要不拒绝把UFO作为空中物体来研究,那么,不把UFO着陆的报道作为研究对象是没有道理的。只要承认有被智慧控制的可能性,就没有理由否定UFO着陆和搭乘员降落的可能性。”

  目击UFO的科学家很多。较早的是著名天文学家、冥王星的发现者克·汤博。1979年8月20日,他和妻子、岳母在新墨西哥州拉斯克鲁塞斯的住宅之外看到“6至8个长方形的绿光群”,“这是在夜空模糊地浮现在轮廓的巨大船体的舷窗,随着远去,逐渐变小,最后消失。如果这是地面上某个物体的反射物,同样的现象应该频繁出现。我经常在自家庭院进行天文观测,但这样的现象也仅在那个时候见过一次。”

  1973年,斯坦福大学等离子体研究所的物理学家斯塔洛克以全美职业天文学家为对象进行调查,在1356位问答者中,有56%的人持肯定态度,认为“值得进行科学研究”,有4.6%即62人“亲眼见过UFO”。如新墨西哥州萨克拉门托峰天文台一个台员说,1974年10月11日傍晚,“我驾驶的小型卡车在山道上蜿蜒行驶,突然与前方上空水平飞行的UFO相遇,引擎停车,卡车不能前进。这是个圆盘形物体。接着,它突然在垂直方向加速,同秒钟内变小、消失。此时车子恢复正常”。

  1979年,产业科学的专业杂志《工业调查》(92%的读者具有博士、硕士或学士学位)对整个科学技术界进行调查,有1200名读者寄回调查卡片,其中“目击过UFO” 的占8%,“见过类似UFO的东西”的占10%,回答“UFO确实存在”和“多半存在”的读者共占61%,44%的读者认为“UFO来自太空”。

  UFO研究中的主要流派的根本观点是:地球之外存在智慧生物,而UFO就是这一观点最现实的证据。但是,由于近几年来,UFO虽然仍在不断出现,而人们却没有充分证据来证明UFO就是外星智慧生物的宇宙飞船,因而一度使UFO研究陷入窘境,甚至有的主张以上观点的UFO专家的信心也开始动摇,认为UFO研究已经步入歧途。UFO研究真的步入歧途了吗?回答是否定的。80年代后期出现的一些证据是令人鼓舞的,它们可能对UFO的研究产生重大影响。

  1988年9月初,秘鲁星际关系研究所所长卡洛斯·帕斯对新闻界说,1988年9月中旬,当火星靠近地球时,将同以往几次一样,有大量飞碟前来地球拜访。他的预言很快就得到了证实,秘鲁和南非不久分别出现了飞碟群,目击者甚多。帕斯这位研究外星文明的专家,已从事该项研究20多年,在他出版的新书《我们认识的其他世界》一书中,他详细介绍了几十年来他和他的同伴们的研究成果。他说,他们通过26年的研究表明,迄今已证实存在86种外星人,这些外星人矮的只有2厘米,高的则达10米,其中85%能够呼吸地球上的空气,20%戴着假面具,5%穿潜水服,好像来自有水的世界。其中有极小部分根本就没有鼻腔,它们可以用皮肤进行呼吸。

  1988年底,苏联一支由科学家组成的探险考察队在对戈壁沙漠进行科学考察时有了更令人吃惊的发现。他们在沙漠发现了一个直径为22.87米的不明飞行物,但这个不明飞行物并不是在空中,而是半埋在沙堆中。更让人吃惊的是,在这个飞碟中居然发现了14具外星人的尸体。据苏联当时的科学家推测,这架飞碟至少坠毁在1000年前。由于沙漠非常干燥,坠毁的飞碟乘员的尸体还没有腐烂。现在,苏联科学家正在积极对飞碟和外星人尸体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以前虽然也报道过飞碟坠毁事件,但都没有找到它的残骸,所以其可信性值得怀疑。这次不仅找到了飞碟残骸,而且还发现了外星人尸体。它不仅证明了外星人的存在,而且对研究多年的外星人宇航技术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贵实物资料,其价值是难以估量的。这一消息是苏联科学家杜朗诺克博士1990年在南斯拉夫宣布的。

上一篇:英国有哪些天然的减肥产品
下一篇:没有了